【东南】不是聊斋的聊斋(小说)

让你的聊斋之旅精彩纷呈,仿佛没了支柱

图片 6

游戏简介

幻世传奇,激情对战,来横版ARPG手游
东方魔幻大作《聊斋》世界中享受PK快感吧。仗剑江湖,锻造神兵,斩妖除魔,解救苍生,《聊斋》独特的战斗系统,上百种剑灵镶嵌,近千道关卡设置,感人至深的人鬼爱情,让你的聊斋之旅精彩纷呈,乐趣无穷!…

游戏图片( 6 ) 更多
>>

  • 图片 1
  • 图片 2
  • 图片 3
  • 图片 4
  • 图片 5
  • 图片 6

新闻( 67 ) 攻略( 1 ) 更多
>>

  • ### 妹纸必须有《剑影聊斋》太白楼cos青楼

    2013年度最好玩的游戏是神马?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。不过如今有一个趋势是,一款游戏要是木有妹纸,木有女神,那是肯定留不住玩家的。云狐《剑影聊斋》倾力打造国内首款东方玄幻题材的横版ARPG手机

    2013-03-19 14:47:43 0

  • ### 你摊上事儿了《剑影聊斋》女王BOSS来袭

    云狐《剑影聊斋》2013年度重磅出击,为您倾力打造国内首款东方玄幻题材的横版ARPG手机游戏!游戏不仅精心设计了上千个各具特色的任务关卡,更有18场精彩刺激的BOSS战等你来战!女王御姐一网打尽,就

    2013-02-27 13:17:06 0

  • ### 云狐《剑影聊斋》主线任务全新改版

    以中国古代经典文学作品《聊斋志异》中小倩、画皮等精彩桥段为故事背景,云狐《剑影聊斋》精心设计了一系列风格各异的任务。不仅可以引领玩家穿越原着神奇唯美的玄幻世界,同时还有大把经验拿,是玩

    2013-02-05 14:23:48 0

  • ### 推倒女王BOSS《剑影聊斋》九州伏魔榜

    不论什么游戏,当你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肯定希望通过某种特别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实力。除了帮战与竞技PK等PVP战斗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挑战BOSS了!云狐《剑影聊斋》倾力打造国内首款横版ARPG手

    2013-01-30 14:18:49 0

  • ### 太古战场开启 云狐《剑影聊斋》等你来战

    云狐《剑影聊斋》倾力打造国内首款东方玄幻题材的横版ARPG手机网游,18场BOSS战、200种怪物、1300个关卡副本、太古战尝上古奇境、“零职业”独特养成等众多精彩游戏内容缤纷呈现,在这里你将体验到最

    2013-01-23 14:09:30 0

  • ### 《梦幻聊斋》 宠物怪物

    2010-06-12 14:30:29 0

游戏点评( 0 ) 更多
>>

我的评分 :  ** 0.0 【分项评分】;)

我的评分观点 : 

游戏优缺点,至少5个字

添加收藏;) 提交;)

我的评分:0 很烂,估计没人玩吧~

画面 : **0.0

操作 : **0.0

音效 : **0.0

刺激 : **0.0

情节 : **0.0

印象 : **0.0

我的评分观点 : 

游戏优缺点,至少5个字

添加收藏;) 提交;)

那年的夏季,对于我而言,仿佛一场梦,至今想起,仍然迷离不清。
  
飘飞的纸钱,如黑色的蝴蝶,围着一堆新土。小姨夫,就那么安静的睡在里面。外面,他的妻子泪飞如雨。乌云在人们的头顶翻滚着,暴怒着开始酝酿又一场狂风暴雨。
  
我的两个弟弟,一边一个跪在泥泞的坟前,搀住了摇摇欲坠的母亲。小姨的背,在短短的几日内就塌了,仿佛没了支柱,软软的,总是需要外力来支撑。
  
小姨夫一生劳碌,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民办教师转正,并且顺利办了退休,人生晚景一片夕阳红。却在一个没有征兆的夜晚突发心脏猝死。彼时,小姨尚在千里之外的儿子家里,照顾几个月大的孙子。他们一生恩爱,却在最后一刻不得相见。命运,有时候便是最残酷的刽子手。
  
小姨只有两个儿子,她从小便喜欢没心没肺的我,希望把我当自己的女儿来养。这次,这打击太大,让她无法站立。于是,家里所有的亲戚商量过后,让我陪着她。说是看护,其实是看管。因为,她已经没了生存的意志。
  
小姨夫是民办教师,从几十块钱的工资到最后的三百多,不要说供养两个大学生,就连生活都不能够维持。小姨白天去砖厂,做男人们都吃不消的活。晚上或者中午,便钻到地里,摆弄庄稼。而小姨夫,高高大大,却经常需要个子矮小的妻子照顾。有时候,借故偷懒,聪慧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,却并不戳破他。这细微之处的爱,我少时是不懂的,但及至年长之后,便被他们之间那种无声的关照感动着。
  
人世间,最好的爱,不是花前月下,而是懂得之后,给对方一定的空间和距离。或者是放任他,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   小姨从不让丈夫放弃自己喜欢的职业。尽管那职业维持不了生计。
  
  
我在仓促之间,就成了小姨的贴心小棉袄。那个夏天,济南就像一锅煮沸了的水,不分昼夜的煎熬着人的肉体与灵魂。
  
来到济南之后,我才发现,我已经走不进小姨的世界了。她把自己的心悄无声息地挂了一把锁。没人进得去,她也出不来。
  
她总是一个人呆呆坐着,眼眶干干的,抱着一本老日历来回地翻看。宝宝哭时,她也会去照管,但态度里却总是有几分说不出的生分。
  
大弟跟小弟算是孝顺的,父亲死后,他们每个人都给母亲存了一笔不少的钱。而且,小姨夫家族里至关重要的人物发话了:小姨是这个家庭的功臣,以后,谁敢对她不恭敬,惹她不高兴,整个家族都不会饶恕的。作为一个女人,能够有今天的地位,应该是成功的。
  
可是,我想我的懂得小姨的。她需要的不是这些。不是金钱,不是荣耀,是一个活生生的,能够跟她再次一起应对人生风雨的爱人!
  
潮湿而闷热的夜晚,窗前百枝不摇,连虫子都叫得有气无力的。房间里空调不开,风扇不转,密不透气。我的汗水像温泉一样汩汩不断。很快就洇湿了睡衣。一轮月撑破了乌云,悄悄的来到了窗前。
  
被热醒了的我,睁开惺忪的眼睛,擦了一把汗水。望向身边的小姨。空的!
  
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!四下环顾时,看到床尾处,悬浮着一双亮晶晶,蓝灰色的眼睛!我做噩梦了!于是,我闭上了眼睛,重新睁开。再看,那对眼睛还在!那么清晰而且忧伤!
  
天!我可是品行善良,从没做过坏事的好人啊。求求你们,牛鬼蛇神,放过我吧,我这小心小肺的可受不了这样的惊吓啊!正在惊惧间,那双眼睛有了声音:“怎么醒了?”
  
是小姨的声音!我一下子回过神来,再仔细看去,她的身子开始在朦胧的月光下,一点点的显现出来。那么刚才,是怎么一回事?我眼花了吗?
  
接过小姨的话之后,两个人聊了几分钟后,都安静的装着睡去了。我听到旁边小姨安静均匀的呼吸声,心里却十分清楚地知道她没睡。刚才那恐怖的一幕,让我心惊胆寒。后来,为了不使自己过度害怕,我就把它当作我的眼睛花了的原因忽略了过去。
  
  
小姨每天最大的爱好,就是捧了那本过期的日历看。时间久了,我有些纳闷。于是,那日,她跟保姆带孩子出去的时候,我也翻开了日历。
  
上面是小姨夫的笔迹!端庄,潇洒的字,跟他本人看起来蔫蔫的性格不符。这更像是一本日记。从他们初见到孙子时的惊喜,到每日里由自己手里支出的账目,一清二楚,简单的三两句,却让我对小姨夫的造句水平刮目相看。
  
越看,我的疑问越多。里面,渐渐出现了没有头绪的句子。支出的账目也一日比一日增多。再翻,我赫然看到了如下几个字:某月某日,媳妇脸色一次!
  
谁给他们脸色了?在日历的记载里,他们已经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庭支出。谁给他们脸色了?
  
我想起那个很厉害的大弟媳。出身不俗,而学历傲人。自从我来到之后,几乎没有正眼看过我跟小姨。倒是跟家里的保姆关系打得火热。她会在中午热的时候,一个人跑出去吃东西,逛商场。回来之后,带了吃食,宁可给保姆留着,也不会给我跟小姨一口。是她?
  
我记起那日小弟来看望嫂嫂跟小侄子时的情景来。进门之后,他亲热地抱了小侄子亲了一下。却被嫂子白眼扫了又扫,呵斥道:“不洗手不能抱孩子的,有细菌!你不知道吗?”小弟想来是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,只是呵呵答应,并不恼。倒是小姨心疼小儿子,替他辩护了一句:“以后让他注意就是了。”
  
这简短的一句,掀起了滔天巨浪!那个当嫂子的,马上哭闹起来,说你们全家都欺负我!我不要活了!边说,边挣脱自己丈夫的怀抱,像门框撞去。幸好小弟手疾眼快拦住了。眼见得她越闹越凶,小姨反而是沉着了下来,她一拉小弟跟我,说:“走,不管她,又来了!”
  
又来了。让我心惊的句子。以前有过多少次?住的好好的小姨夫为什么要突然跑回乡下散心?而这一去,与自己心爱的妻子竟然是天人永隔!
  
  
杂乱的摊位上,红的柿子,绿的芹菜,还有毛茸茸像敷了脂粉的桃子,品种繁多,而且大都是农家自产的。所以,小姨是常来这里光顾的。我看着她从兜里一张张的把钱掏出去,然后换了零钞回来。她也不整理,人家给她了,她就那么胡乱往兜里一塞。甚至都不去清点一下。一圈下来,我手里拎满了各色的东西。想必小姨兜里的零钱也少不了,我看到她的兜微微的鼓胀着。
  
天气仍然闷热潮湿,拎着一大堆东西,还要左顾右盼地看好小姨。她明显的心不在焉,总是听不车子的鸣笛声。回到屋里,保姆跟大弟媳带孩子去小区公园纳凉去了。放下东西,小姨把兜里的零钞拿出来整理了一下。
  
我也没有直接去洗澡,把买来的东西有次序的摆放好。怕大弟媳回来埋怨家里不整洁。小姨有些笨手笨脚的,我也过去帮忙整理。我一张一张地把零钞按照次序递给她。等到整理成一沓子时,我们都同时惊呆了!
  
那些钱,从五十到五角,大小面额不同,相同的是,都在相同的方向诡异地缺了一角!她整理的时候是很随意的,而且没有动过任何的手脚。因为小姨是过苦日子出身的,她的性格就决定了对金钱的态度。
  
看着她手里的那一沓钱,我翻遍了她的衣兜和地上所有的角落,都没有纸币的残渣!
  
难道是小姨夫怕人家欺负自己的妻子,给钱做了记号?前几日,有一家卖肉的,就找给小姨假币。小姨回来后郁闷好久,小姨夫在天之灵看到了?
  
我无法解释。小姨那天破例开了风扇,呼呼的热风吹过来,仿佛一个人粗重的呼吸。无缘无故的,我的后背冷汗淋漓。
  
  
当天晚上,小宝宝就开始哭闹不止。而且方式特别奇怪。上一秒还在咯咯的笑着,下一秒就猛然间大哭,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掐到了。
  
大弟媳的母亲,在省城一家著名的儿童医院。这次,宝宝的哭闹少不得去那里医治。可是,几日下来,症状总是不能缓解。宝宝还是那样,毫无征兆地大哭。而且爆发的频率越来越急促。
  
大弟媳终是丢了她的优雅与清高。一脸无助地过来问小姨怎么办?小姨看着自己小小,可爱的孙子,只是抱在手里哄着。看样子似乎满腹心事。
  
农村里,遇到这样的情况,几乎所有的老人都会用一种灵异的方式去尝试治疗。也就是传说中的被死去的人缠住了。迷信中,传说死去的人,但凡有不满意或者要求,都会在下一辈身上做些手脚。等你达到了他们要求之后,病症自然就去了。
  
这样的事情,在农村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不少。但我是从来不信的。那日,大弟媳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个传说,竟然执意地求小姨给宝宝驱邪。
   姥姥过去是最擅长做这些的。小姨从小就耳濡目染,自然也会个三两分。
  
被纠缠不过。她也用一只碗倒了满满的清水,用一双筷子向水里边捣去。她的嘴里念念有词。先是念到了宝宝姥爷的名字,筷子不站立。后来小姨嗫嚅着念到了小姨夫的名字。
  
奇异的一幕发生了。一双筷子直愣愣地站在了水里。贴合的那么紧,站立地像是有什么牵引一样牢靠!
  
大弟媳愣住了。小姨自己也愣住了。其实,我知道小姨这是第一次,在此之前她是不信邪,不信这些的。
  
小姨没有泪,自从丈夫死后,她在人前就不肯落泪。她有些呆怔着,骂道:“你这是真心的疼孙子吗?孩子是没错的,你有本事找那些有错的折腾去!”我身边的大弟媳的呼吸声仿佛突然间变得粗重起来,脸上的汗流淌成了几条清流。
  
筷子很快就垂头丧气地倒了下来。小姨夫生前就怕小姨,几乎言听计从。他太喜欢自己的孙子,或者在另外一个世界里,他的意念打动了小孙子,让小小的魂灵有些感悟了?
  
那个下午,宝宝好了许多。而大弟媳的气焰明显收敛了许多。她一个人悄悄出去,买了些东西回来,却不给我们看到。
  
晚上八点,她带了新买的一大包东西下楼,我站在楼上向下看去,看到楼下有些微的火光,大弟媳就在火光里,冲着一堆纸灰磕头,并且嘴巴不停地蠕动着,似乎祈祷。
   那晚之后,宝宝真的极少哭闹了。大弟媳也随和了许多。
  
  
许多年过去了。小姨仍然一个人辗转在两个儿子的家中。每次回到故乡也都是匆匆的。可是,她的越来越消瘦能够让我感知到她内心深处的恐慌与寂寞。
  
我想,小姨夫是疼她的,不然,那些灵异的事件如何解释?他牵挂着自己的爱妻,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,依然要回转过来,看看她过得好不好,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笑靥如花。